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件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发布时间:2019-05-15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风起长林

公元1590年,日本小田原,时值战国乱世。

到这一年为止,丰臣秀吉已经结束了四国、九州等地的征伐,全日本的大部分领土都纳入了这个出身寒微的小个子掌中,仅有关东、奥羽等地的大名尚未明确表示臣服。

为了向天下展示雄厚的实力,秀吉于是年元月调动了二十万的大军(对日本来说已经相当于百万雄师了)开往关东小田原城,打算一举拿下傲慢无礼的北条氏。

而就在这一年的六月,秀吉的本阵迎来了一位年轻的大名——奥州的独眼龙,伊达政宗。

早就听闻过独眼龙政宗之名的丰臣诸将站立两旁,纷纷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个仅仅二十出头,却已名震日本的青年才俊。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此时秀吉在关东已经围城半年,周遭各地大部分已拿下,小田原几乎孤城一座。到这个时候政宗才前来表示归顺,丰臣秀吉心中的愤怒自然可想而知。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政宗并未身披甲胄参上,而是穿了一身白衣——正是武士切腹之时所穿白衣。只见他缓缓走到秀吉面前,就地跪拜:“为了平息领地内乱,故而来迟,望乞赎罪!”

秀吉久久望着这个表面恭顺,实则不驯的家伙,他虽只有一只眼睛,却仿佛能看穿自己的内心。

“哼!要是再晚来一点,你这颗头颅可能就不在颈子上了!”

话虽说得强硬,秀吉的心中却不禁有一丝落寞,一贯自信的他,竟觉得永远无法收服眼前之人。

伊达氏原姓藤原,为藤原鱼名玄孙山荫中纳言──藤原山阴的後代。文治五年(1189年)源赖朝征伐奥州,藤原朝宗率诸子奋勇作战,因功受赐伊达一郡,故而改姓伊达。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过了三百年到了室町末期,日本进入战国时代。

幕府权威荡然无存,各地大名纷纷自立。此时的伊达家督稙宗更是一个纵横捭阖的高手,他与周围诸多大名或结成姻亲,或广收养子,在北日本的大地上显得游刃有余。

稙宗之后的晴宗、辉宗也都用的这套联姻平衡的战略,直到辉宗之子政宗即位后,一改父祖的手段,开始了铁血的扩张。

伊达政宗出生时本来是个可爱的小孩,可惜五岁那年突发疱疮,导致右目失明。母亲义姬十分憎恶眼有残疾的政宗,转而疼爱幼子小次郎。

传说,政宗有一次从母亲那里吃饭归来,突然腹痛不止,险些丧命。经过调查,竟然是义姬和小次郎在食物中下毒,企图谋害政宗,令小次郎取而代之。

心痛之际,政宗当机立断,将兄弟小次郎处死,并将母亲送回娘家山形城。成人后的政宗性格冷血,与他青年时代所经历的这种人伦惨剧不无关联。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政宗继承家督时,正是本能寺之变信长身死,其大将秀吉手执接力棒,席卷天下的时代。眼望秀吉在贱之岳击败柴田胜家,继而又在小牧长久手之战后与德川达成和解,政宗顿生时不我待之感。

在相继降服大内氏和田村氏后,他又率领着伊达家无坚不摧的铁炮队,在摺上原合战中大败芦名氏,进而彻底灭亡了这个南陆奥的百年强藩,一时间风头无二。

但奥州终归地处偏僻,政宗虽所向披靡,也未能冲出这日本一隅。到了丰臣大军征伐小田原时,政宗审时度势,最终还是作出了降服于秀吉的决定。

秀吉出身于尾张的农民之家,与其他的枭雄相比,他的崛起多了一些暴发户的意味。

大概出于心理上的自卑,他执着于迎娶身份显赫的女性为侧室,并让前任关白近卫前久收自己为犹子(类似于养子,是为了更顺利地升迁或者强化与其他氏族之间的关系而形成),从而冠以“丰臣”这一高贵姓氏。

在灭亡了最后的国内敌对势力北条之后,志得意满的秀吉将目光望向了海的彼岸,辽阔的华夏大陆,有更多的土地和资源令他垂涎,令他想要去征服!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公元1592年,秀吉集大军于博多港,正式对朝鲜发动了文禄之役。

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等丰臣嫡系大将摩拳擦掌,秀吉本人更是陷入了疯狂,叫嚣着中秋佳节要在大明国都北京庆祝。政宗没有像加藤等人那样热血,他的独眼犀利地观察着时势,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

“丰臣家的天下,大概不会有多少年了。”

一切都如政宗所料,文禄之役以及之后的庆长之役,日本侵略军在明朝援军的打击下先后溃败,而秀吉也在败战的打击下,怀着对丰家政权的无限忧虑离开人世。

秀吉留下的五岁遗孤丰臣秀赖,在母亲淀夫人的陪伴下成为名义上的天下人,但每个人心里都明镜一般,秀吉所谓的统一只是建立了一个令众大名和平共处的大联盟,随着他的去世,天下将再度陷入战乱。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秀吉的家臣分为两派:一是以出身于尾张、自幼追随秀吉东征西讨的加藤、福岛为首的武断派;一是近江出身,以石田三成为首的长于政务和后勤的文治派。

石田虽然忠于丰臣政权,并且接过了大阪的掌控权,但他为人刻板不善交际,又不时排挤武断派,视他们为乡野莽夫,因此遭到加藤等人的憎恶。

两派之间的冲突于秀吉去世后迅速爆发,而武断派将领则迅速倒向了此时日本最大的势力——德川家康。

以隐忍而名传后世的家康,自幼在东海道今川家为人质,桶狭间之战中今川义元殒命,年轻的家康则迅速率领旧臣回到故地三河,并与织田家结盟,在信长布武天下的进程中鞍前马后效命。

天正十年六月初,听闻信长在本能寺自尽,身在京都的家康迅速回到三河大本营,并趁乱吞并了信浓骏河等大片土地。

小牧长久手一战虽然战胜秀吉,但家康意识到天下舆论已经倒向丰臣,便选择隐忍,向秀吉称臣。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秀吉对于家康这只老狸猫始终颇为忌惮,奈何其实力雄厚,只能拉拢而无法诛除。秀吉去世后的纷争,实际上便是石田三成守护的丰臣家与德川家康的战争。对于日本各地的大名而言,此次的站队关乎身家性命。

石田使出浑身解数,许以高官厚禄,将毛利、上杉、岛津等大名拉入自己的阵营,乍一看来,石田组合成的西军队伍实力似乎隐隐超过了德川家的东军。

但政宗却一眼看出,这些被拉入西军的大名实际上都是些出工不出力的家伙,倘若真的打起仗来,多半也是在一旁冷眼观瞧。反观东军一方,德川本家上下一心,其他大名则对石田痛恨不已……

政宗毫不犹豫地将宝押在了东军一方,并将女儿嫁给了家康的第六子忠辉。

时局的走向再次证明了政宗眼光的敏锐,关原一战,毛利大军作壁上观,西军的小早川秀秋临阵叛变,石田兵败如山倒,于数日后被斩,丰臣家瞬间从天下人堕成普通的大名。

日本一个独眼龙,神预言了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结局

家康也很快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将丰臣家踢到一边,在江户城开幕府做将军。在关原之战的同时,政宗由于率兵攻下了上杉家的白石城,被家康授予“百万石书状”,成为了仙台藩的藩祖。

光阴荏苒,乌黑的鬓发也染上了霜痕,政宗不复年轻时那般桀骜,处世手段变得阴柔圆滑许多。

德川幕府愈加稳定,太平之世终将到来,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老年的政宗虽然一心扑在仙台藩的政务上,但他深知德川家对自己的顾虑不会完全消除。于是,在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继位后不久的一次觐见中,他当着全国大名,拍着胸脯表示:

“倘若有谁敢反对德川家,老臣第一个不放过他!”话虽如此,但试问纵观政宗的一生,又有谁真正降服过这条翱翔于乱世的独眼龙呢?

参考资料:小林清治《伊达政宗》、山冈庄八《伊达政宗》、赤军《宛如梦幻》

“九子夺嫡”中,太子为何首先出局?

贾谊已经早逝,为何偏偏让汉武帝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