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件
【神话传说】麻 庵 拾 遗
发布时间:2019-08-13
 

    古时多乱世,征战杀伐时有发生,为躲避官府、兵痞和土匪侵扰,人们躲进深山,生存地越隐秘越好;而在平时,深居大山的人们想着法子出山,争抢着选一块繁华之地,恨不得把家安到通衢大邑。麻庵地处关山林海深处,平均海拔过两千,最高峰营盘梁2547米,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尽被密林包裹,四山为屏,生态为帐,溪流润泽,动植物多样,景色异常瑰丽。这里看上去与世隔绝,远离扰攘吵闹,狩猎,采药,养畜,种粮,再建起磨坊和油坊,完全能够自给自足。

    再则,这里的河流在阳光下清澈见底,河沙碎石历历入目,河里游动着一种纺锤形的鱼,艳若桃花,鱼光彩夺目,肉质肥美,实在神奇,人们叫它桃花鱼,也叫鱼龙,叫这条河为鱼龙川。

    正因为这里有如此良好的生存条件,因此从两千多年前第一户人家居住起,这里就不断有人迁入。再后来,建起蒲塘庵,供起麻姑,麻姑成了精神图腾,人们便将这块祥和安谧的地方叫麻庵,将鱼龙川叫麻庵河。

     随着历史的不断演进,麻庵成了关中通往陇右的要道。从陕西陇县的固关往西三十里进入甘肃华亭,再往西,河谷窄狭,峭壁陡立,其右岸岩壁上的古栈道遗迹延伸二十里。可以断定,这为官府所为,绝非民力而就。遥想当年,官府组织的苦工悬于湍急的河面,身体紧贴冰冷的山岩,冒着霜雪风雨雷电,每相距一至两米,就用铁锤和铁錾凿出一个规整的方形石孔,石孔中嵌进方木,上面铺上木板,就变成了一条路。凿山开路,艰险自不待言,唐人徐彦伯的“十月繁霜下,征人远凿空”是其真实写照。空中栈道在麻庵南庄结束后,以陆路形式沿着山脊向西北方继续延伸开去。现如今,这条依水傍山的栈道,已被无情的历史抛弃,静静的遗落在麻庵,变成了让人不断揣测想象的对象。

     史载,元封四年,也即公元前107年,汉武帝第七次幸雍,到陇县固关后沿汧河谷西进,经麻庵的普陀、旧城、三角城、鬼门关等地,直达上畤和下畤祭祀,而后返回原路返回。这次祭祀,走的就是这条依山临水的空中栈道。如果不去祭祀,就在麻庵分道,由普陀向南上陇山,西进至岔河后再到张家川、秦安,接张骞所探丝绸之路。由此可见麻庵在历史上是何等的重要。

     麻庵历史显赫而史籍不显,这与著名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命运有莫大关系。公元527年,北魏孝昌三年,郦道元因公到达陇山边沿的阴盘驿,盘踞陇山左右的军阀萧宝寅因在陇山汧河谷的麻庵制造假币,怕御史身份的郦道元揭露,派人暗杀郦道元于阴盘驿,致使这一带山川地理未能载入《水经注》。

      麻庵未能载入古中国最著名的地理名著,丝毫不能抹杀麻庵在史地人文中的重要地位。麻庵西北五台山下有一面滴水崖,水流常年不断,这条溪流和山谷的山水雨水一道汇入长沟形成麻庵河,出麻庵南庄经陕西陇县的固关和千阳县,成为千阳河,千阳河在宝鸡东流入渭河,即古汧河。因此可见,麻庵是渭河的源头之一。

     麻庵处于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分水岭,历史征战多次上演,少数民族抢掠的铁蹄和汉民族防御的战车无数次蹂躏过这片土地。从东汉初汉将来歙对隗嚣的战争起,三国时期诸葛亮多次北伐及姜维的战争,十六国前秦的历次战争,唐对吐蕃的战争,宋对西夏的战争等等,都曾在这里上演,祸及这片土地这方百姓。

     说起征战,这里发生的史上有名的“伐木塞道”和“伐木开道”的故事值得一说。隗嚣生于秦安,出身陇右大族,自幼知书通经,贤良忠厚,王莽篡权后被举荐为国士,新莽政权出现颓势后,响应淮阳王刘玄创建的更始政权,被推为上将军,建立割据政权,尊扶汉室,声讨王莽,赢得关陇豪强的广泛支持。王莽被长安汉将杀死之后,隗嚣占据陇西等七郡,完全控制了陇右地区。更始三年(25年),关东刘秀称帝,实力强大,隗嚣密谋挟持刘玄而归附刘秀,事败后连夜逃归天水,重新聚集兵马自称西州上将军,随后在光武帝派员袭击赤眉中得到信任,被封为西州大将军,受到光武帝的器重。割据四川的公孙述进犯关陇地区,被隗嚣接连击败,光武帝认为伐蜀时机已到,有意拉拢隗嚣,隗嚣认为眼下四方称雄,谁胜谁负难见分晓,不如割据一方暂观时局发展。建武五年(29年),光武帝决定伐蜀,要求隗嚣出兵配合,被隗嚣拒绝。建武六年(30年),光武帝下诏隗嚣,借道伐蜀,又被隗嚣拒绝。光武帝“知其终不为用”,决定讨伐隗嚣,派兵占领了北地、安定等郡,派建威大将军耿弇从陇道伐蜀,隗嚣伐木塞道,击败耿弇,又派行巡乘机攻取关中。建武八年(32年)正月,光武帝忍无可忍,全力讨伐看不清历史潮流、不能审时度势的隗嚣,先派中郎将来歙率众两千余人从番须、回中(今陇县西北和华亭麻庵)伐木开道,袭破略阳,杀守将金梁。同年四月,隗嚣见势不妙,率兵数万进围略阳,被光武帝旗下关东军和河西军所败,隗嚣全线奔溃,逃至西域,建武九年(33年)正月,隗嚣重病缠身,加上饥饿,忧愤而死,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每经历一次征战,就惨遭一次掠杀,使这里每每变为无人区,接着又有新的移民补充进来,因为这块地方实在太有诱惑力了。这块地方的诱惑力还表现在工业方面。这里铜矿石储量丰富,唐代就开始采矿,宋代开始大规模开采,用于冶炼和铸币,然后运往关中和陇右集散。《宋史﹒食货志》简略记载着古仪州竹尖岭铜矿和博济监的有关信息。经过考察论证,麻庵有个大殿山,现存绿锈斑斑的老矿坑二十余个,因山上有殿宇而得名。山前尖长的山岭遍长箭竹,脚下埋藏大量铜矿石。庆历四年,陕西漕运使张奎在此设置博济监,组织当地民工炼铜,补充地方财力不足。他们将采矿之处起名竹尖岭铜矿,通过溜槽,将矿石运至汧水源头麻庵河上游南岸的二级阶地上,在这里建起官衙,起名铜场沟。

      穿越千百年的历史隧道,今天欣逢盛世,麻庵款款的从岁月的幽暗之地走出来,急着与外界接轨,在当地政府扶持下撤乡并入西华镇,麻庵人搬出大山后在西华川建兴民村,正如村名,麻庵人定当又一次兴旺发达,谱写新的麻庵传奇。

摄影:刘涛

编辑:贾文娜

注:转载请标明来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