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句
诗词别说 | 笑叹
发布时间:2019-07-05
 


回乡偶书二首

——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注释】

贺知章(公元六五九~公元七四四),字季真,越州永兴(今浙江杭州萧山区)人少以诗文知名晚年自号四明狂客”。武则天证圣元年中乙未科状元,授国子四门博士,迁太常博士。后历任礼部侍郎、秘书监、太子宾客等职。为人旷达不羁,好酒,晚年尤纵。八十六岁告老还乡,不久去世。与张若虚、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与李白、李适之等谓饮中八仙;又与陈子昂、宋之问、孟浩然、王维等称为仙宗十友

老大:大到老了。

鬓毛衰:老年人须发稀疏变少。衰,减少。

笑问:一作“却问”,一作“借问”。按,皆不及“笑问”。

消磨:变化,消失。

 

 

 

有人曾说,人老了,要像刀入鞘一样, 择个小镇,或回到出生地,静下来,慢慢地老。贺知章三十七岁登进士第,从此离家在外做官,一直到八十六岁,因病请辞,回到故乡。此二诗,即其回乡后所作,亦是其刀入鞘之作。

此二诗,可连贯来读。

  先看第一首。“少小离家”,是一番场景;“老大回”,又是一番场景,中间隔着几十年光阴,此中沧桑沉浮,未言自明。起笔七字,看似漫笔,却说尽诗人一生。“乡音”,是恒;“鬓毛衰”,是变,这一恒一变的对照,可见出诗人的一种情怀。“儿童相见不相识”中两个“相”用得甚妙,既写儿童眼中人事,又写诗人眼中人事,此乃别有心肠句,读之令人咂摸不已。“笑问客从何处来”一句,亦是别有心肠句,是借儿童之“笑”,言诗人之叹。叹什么? 叹老,叹物是人非,叹久别故里游子成客。读此一联,我会想到苏东坡谪居儋州时的纵笔:“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哪)知是酒红。”苏东坡彼时处境虽凄凉颇甚,然二者皆是以诙谐语,况辛酸味。据史载,贺知章是个极旷达者。二人性情相类,难怪出语相似。

  贺知章是浙江绍兴人,乡音是吴语。他既言“乡音”,想来离乡几十年,一朝归来,那就如鱼得水,肯定会与亲友乡邻吴侬软语攀谈个不停。一攀谈,方知乡里这些年“人事半消磨”。此五字中,大约含有亲友生活的悲欢,故交生死的讯息,或还有别个种种。总之,光阴荏苒,世事变迁,旧识旧情难再,“惟有门前镜湖水”,在风中泛着微微涟漪,还和小时候所见的一样。“惟有”“春风”二句,看似是写春风荡漾,看似是漫谈山水,实则亦是笑叹之笔。此二句,令贺知章从“老大”回到了“少小”,从“鬓毛衰”的病翁回到了三十七岁或比三十七岁更早的岁月。此二句中滋味,思之令人怅然。

  记得某诗词学者曾说:凡是最好的诗人,都不是用文字写诗,而是用整个生命去写诗。成就一首好诗,需要真切的生命体验,甚至不避讳内心的软弱与失意。贺知章这《回乡偶书二首》之所以好,就在于是他真切的生命体验,是真情的自然流露。

  这两首诗作罢没多久,贺知章就病逝了。他这把老刀,安然入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