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句
《棒子老虎鸡》|古老游戏中的感情与食欲
发布时间:2019-03-22
 

棒子?

老虎?

鸡?

是《棒子老虎鸡》



《棒子老虎鸡》是什么?


《棒子老虎鸡》是三个名词;

《棒子老虎鸡》是一个古老的游戏;

《棒子老虎鸡》是不断轮回的现世场景,它源自我们真实而光怪陆离的经验;

《棒子老虎鸡》是一个进行中的变装世界,鸵鸟变作圣诞树,猩猩变作中产阶级,花朵变作骷髅;

《棒子老虎鸡》是一个置换性的寓言,从食物链到三权分立,从自然规律到社会政治,从关系法则到情感回归;

《棒子老虎鸡》是一个剧场现在时的作品,它以意象推进叙事,以肢体语言构建异质剧场;

《棒子老虎鸡》也可以什么都不曾是,什么都未发生。


为什么要搞创作?为什么要做《棒子老虎鸡》?


创作者们的说法是,有一天,棒子厌倦了舞蹈,老虎厌倦了戏剧,鸡厌倦了生活,于是他们聚在一起,琢磨着做一出戏,把戏剧、舞蹈和生活熬成一炉,意图正视自己的病根,找回自己的身份。



讲了什么?

生物进化的历史即是一部吃与被吃的历史,各种造物争相进化,彼此制衡,形成一条完整的食物链条和一套平衡的生态系统。人类作为其中食欲最大,吃相最差的物种,想尽一切办法令自己饱足,并在除了“吃”以外的造物竞争上延伸这种饱足感。人类的文明不断发展更迭,我们产生冲突,互相杀伐,树立规则,争夺权力。我们奋力冲向种种高位,合纵连横,发展出一套自己的食欲系统,这其中的平衡之道,我们叫它“政治”。


《棒子老虎鸡》便是这种政治的缩影,“棒子老虎鸡”作为一个游戏,也是一种古老的食物链关系,一种近乎完美的平衡。它也正像“石头剪刀布”、“魏蜀吴”、“天地人”一样,如我们的历史一样古老,无时不刻地出现在我们生活里。


《棒子老虎鸡》中,三个能量体相互制衡,却又被规则所制,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中,他们能够怎样自立,产生怎样的关系,发出怎样的能量?这部剧以一种戏谑的姿态,探问这个古老游戏本身。在既成的游戏规则下,他们应该如何存在?



一次疯狂的集体创作



艾阔,表演艺术家,跨媒介创作者。创作项目:《棒子老虎鸡》《明天》《无属之心》表演艺术项目:《从前有个山》《罗刹国》《佛利达与曼德琳》《女仆》《Esslesiastes》《一六》《站*2015》《终点站/从这里,开始走路》《亨利五世》《写诗》《歌之版图》《海棠之春》《漂流网咖》


Q:《棒子老虎鸡》是什么?

艾阔:《棒子老虎鸡》是三个生瓜蛋子碰在一起,产生的“野味”作品。这部作品以一种特别严肃的方式不严肃,用百变的形态述说人类行为里不变的成分。


Q:《棒子老虎鸡》这部作品和你以前参与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艾阔:《棒子老虎鸡》涉及到之前创作中非常陌生的部分,大量的物料,舞美,人员,如何让如此繁多的要素围绕着一个抽象的叙事核心运作成为了我工作的重点。在之前的创作中我做的都是消防员,救护车的工作,这次自己作案,自己验尸的行为也是十分刺激。


Q:《棒子老虎鸡》的集体创作和探索,你为这个创作投入和贡献了什么?

艾阔:概念形成,剧本构架,表演确立,舞美设计,制作执行……太想把自己掰成八百瓣,太想给伙伴们营造一个优质的创作环境。大家一起向着心中想做的剧场努力,集体创作是一件兴奋的事情!




李禹瑶,新锐编导/独立舞者/剧场演员,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硕士、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团指导教师、第四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编舞组铜奖。


表演艺术经历:北京现代舞团作品《十月·春之祭》首演;国家艺术基金大型立项万玛尖措作品《风之谷》全国巡演;音乐剧《升腾》;田戈兵导演魔幻舞台剧《从前有座山》;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人才创作项目,2016南锣鼓巷戏剧节田湉作品《共在》饰演(丑角儿);文慧导演当代剧场作品《Ordinary people(普通人)》(中国、捷克合作)欧洲巡演。


主要创作作品:《咪依努》、《既如此,亦如此》、《天黑以后》、肢体剧《明天》,其中《既如此,亦如此》曾参加中荷国际舞蹈艺术节、北京国际舞蹈双周“青年舞展”、第四届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


Q:《棒子老虎鸡》是什么?

李禹瑶:是人,是物,是动物,是你我他。


Q:《棒子老虎鸡》这部作品和你以前参与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李禹瑶:可以玩儿起来的超级变变变。


Q:《棒子老虎鸡》的集体创作和探索,你为这个创作投入和贡献了什么?

李禹瑶:时间是最好的投入。



徐一鸣,新锐编导/独立舞者/剧场演员,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曾就职于沈阳军区前进文工团。


表演艺术经历:国家大剧院歌剧《阿依达》舞蹈部分男领舞;现代舞剧《二十四节气》饰演(荷叶);现代舞剧《青衣》饰演(面瓜);现代舞剧《双下山》饰演(身);现代舞剧《姽婳》饰演(戒);中葡合作现代舞剧《春之祭》;肢体剧《角儿》饰演(旦角儿);纸老虎戏剧《极度不清晰》;第四届乌镇戏剧节邀请剧目戏剧《漂流宅》;魔幻剧《从前有个山》饰演(枯树人);音乐剧《升腾》饰演男一号;汉堡世界戏剧节委约创作剧目纸老虎戏剧《500米:卡夫卡、长城,来自不真实世界的图画》


主要创作作品:《既如此亦如此》获得《中荷艺术节》《北京舞蹈双周青年舞展》展演;第四届国家大剧院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大赛个人原创剧目《天黑以后》《既如此亦如此》获得铜奖。


Q:《棒子老虎鸡》是什么?

徐一鸣:一种对日常的嘲讽对规则的蓄意破坏后的碎片有意的拼接。


Q:《棒子老虎鸡》这部作品和你以前参与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徐一鸣:以前是帮别人这次是帮自己。


Q:《棒子老虎鸡》的集体创作和探索,你为这个创作投入和贡献了什么?

徐一鸣:说不出来我就是这部戏这部戏也是现在的我。


排练剧照



他们一齐探索,互相制衡,

将自己炼成三颗黑衣大力丸。

欢迎你来剧场咀嚼。

就算药到病不除,也请享受副作用:-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