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话
看不懂的深兰科技
发布时间:2019-06-05
 
北大纵横
中国第一智库公众号
<a href="http://b305.photo.store.qq.com/psb?/8b379397-3987-45aa-be6c-36388daf878b/ANiHvtfx1JUZ23mXzoXOE1n*PbBbkMaoqWN1qcZcTxE!/m/dDEBAAAAAAAAnull&bo=1gEUAQAAAAARB*I!&rf=photolist&t=5 data-ipaiban-href="把图文链接(已推送的图文链接)放入href的双引号中,覆盖javascript:;">关注


9384字 | 17分钟阅读


有虚假宣传史的进口奶粉代理商,改名后发展成了“中国人工智能独角兽”。


人工智能三巨头是谁?


DSK——深兰科技DeepBlue、商汤科技、科大讯飞。这是近日一家行业媒体直截了当给出的答案。文章标题就叫人工智能三巨头DSK能否撑起下个‘BAT’时代”


“深兰科技是做什么的?”


“深兰已经可以和商汤、科大讯飞组成三巨头了么……”


当这篇文章出现在「甲子光年」的CEO群里时,立刻炸了锅。


“分别代表了语音、视觉和想象力。”一位群友点评。


“讯飞代表耳朵,听;商汤代表眼睛,看;深兰代表嘴巴,……”另一位群友点评。



仅从深兰(以下简称深兰)自己宣布的估值来看,它的确有追赶商汤、科大讯飞的潜力。业内公认的CV公司独角兽商汤,官网公布的最新估值为“300+亿元”人民币;早已登录A股的语音识别巨头科大讯飞,市值约500亿元。而今年10月,深兰创始人兼CEO陈海波曾对媒体表示,深兰上一轮估值160亿元,今年底到明年初,估值会达到230亿元。


但这家估值很高的公司,却扑朔迷离,有诸多让人看不懂的地方。


有AI圈的算法工程师表示,从未听说过深兰;有造访过深兰上海总部的人士告诉「甲子光年」,对深兰印象不错,展厅中的无人物流机器人、手脉识别终端机等产品工作流畅;一位曾去深兰面试的候选人表示,深兰晚7点后还有大量员工加班,面试者络绎不绝,看起来很有创业公司的氛围;但也有多位AI业界人士、投资人向「甲子光年」表示,深兰是“骗子公司”。


曾造访深兰上海总部的人士拍摄的深兰展厅


兰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具体表现在:


  • 超常的增长速度


相比成立于1999年的科大讯飞、成立于2014年的商汤,2017年2月才从上海澳添励乳制品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兰科技的深兰从业时间相对短,但据深兰官网贴出的报道,深兰这一年内的估值已翻了十倍。 同时,员工数量不足千人的深兰,宣称拥有约百位全职博士及博士后,博士比例甚至超过商汤等公司。


  • 广泛的业务展开


深兰对外宣称,已深入布局包括自动驾驶及整车制造、智能机器人、智慧城市、生物智能、零售升级、智能语音、安防、芯片及军工九大领域。与已融资28亿美元的商汤相比,深兰融资额不到7亿元,似乎很难同时对九大领域进行投入。


  • 语焉不详的宣传


在深兰的对外宣传中,频繁出现“百位博士及博士后全职学术带头人”、研发团队多次在国内外大赛上获奖、产品远销海外等说法,但很难检索、查证到更具体的信息。


最近,让深兰进一步吸引外界目光的,是即将推出的科创板。


今年10月,据财联社报道,陈海波曾高调表示,深兰已与上交所共同商定,将在2019年底走人工智能独角兽绿色通道推进IPO


11月5日,上交所将设立科创板的消息放出。11天后,华尔街见闻即从陈海波处获悉,深兰也在关注科创板,已有超过十家投行造访深兰,希望推动深兰的科创板上市业务,有上海市领导去深兰实地调研,同样推荐了科创板。等科创板的规则和文件落实后,评估下来哪个板对深兰有利,深兰就上哪个板。


在各种新闻报道中,不管走人工智能独角兽绿色通道IPO还是科创板IPO,深兰上市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股民中流传的一些榜单,直接将深兰列为“科创板第一股”。


东方财富网绿地控股吧11月19日对深兰科技上科创板的讨论


还没上市的深兰,甚至已成为二级市场的一个热门“概念”,引起了相关公司的股价波动。


11月26日,同花顺财经发表报道《涨停股揭秘:长虹美菱:上交所正加班加点制定科创板相关方案,长虹美菱封涨停》。


11月26日至28日,与深兰有业务合作的长虹美菱(000521)股价飙升超20%。


长虹美菱在11月28日晚发布公告,回应股价异常波动及相关报道,详细介绍了与深兰的业务合作,并澄清两者的合作领域仅在业务及技术方面,并未涉及资本层面。


有股民评价:“这是主动申明自己跟深兰有关系啊。”


甲子光年收集了大量国内外公开资料,采访了接触过深兰的业内人士、投资人,并向深兰PR(公共关系)部门寻求回应,试图拨开迷雾和争议,尽可能客观地还原这家公司的发展路径。


探究深兰,其实是在探究,市场在关注什么样的科技企业。进一步的问题是,市场应该关注什么样的科技企业?


可以确认的是,深兰并非一家“空壳公司”:其在招聘网站上仍在持续招聘技术、运营、市场等各岗位人员,证明其在快速扩张;今年8月微博上一张多达400多人的“深兰科技总部各事业部全家福”证明公司有大量在职人员。然而,深兰很可能存在宣传活动中自我夸大、混淆视听等行为。


而深兰的自我包装路子,与其前身——一家曾被媒体曝光进行虚假宣传的进口奶粉代理商似有共通之处。


看不懂的深兰,要从不易看清的创始人陈海波说起。


海归企业家的诞生


最近一两年,深兰反复对外讲述着一个海归回国创业的故事:2014年,创始人陈海波带着几个海归科学家从澳大利亚回国,创办了深兰科技。公司从最初只有两个博士、一个博士后,发展到在全球拥有超过100个全职博士和博士后。


陈海波究竟是谁?


与许多人工智能公司创始人履历清晰可考不同,陈海波的早年经历并不容易查证。


江苏省连云港海州高级中学官网资料显示,陈海波1987年毕业于该校。[9]陈海波此后的具体学习经历,「甲子光年」通过公开渠道无法查证。


据微信公众号“上海百晓生”今年10月发表的文章《深兰科技创始人陈海波:在飞向太空之前,得先创办一家AI公司》,陈海波在宁波出生,家境优渥,母亲在外企工作,他小时候经常跟着母亲出国。在国内大学毕业后,父母希望身为长子的陈海波留在国内,但自认为“不安分”的陈海波坚持去澳洲闯荡。


陈海波童年时喜欢看《飞碟探索》杂志,一期不落,对未来科技生活有浓厚兴趣。去澳洲第一年,陈海波就开始寻找有技术背景的人合作创业,他出钱,一起接活做机器视觉开发。他们创办了一家叫Helmsman的公司,开发出了视觉安防技术可以分析人的走路姿态和人群流动情况,从而识别异常行为或可疑人员。后来,他们将这项技术应用在商超防盗上,这是深兰进军新零售的灵感来源。


陈海波多次对媒体提及他曾在澳洲做过机器视觉技术。


在2017中国(成都)移动电子商务年会上,陈海波说:“西方20年前超市就有很多自助通道,我们之前在海外超市也为他们做异常捡点系统和自动追踪,中国也有用我们这个设备的,但是它不是智能的,所有自助结算并不能算是智能零售。”


甲子光年查询澳大利亚官方工商信息发现,陈海波提及的Helmsman公司全名为AUSTRALIA HELMSMAN PTY LTD, 注册于2006年8月。该公司官网介绍,公司中文名为澳大利亚恒盟有限公司,为澳华国际集团旗下直接控股的子公司,主要业务是作为中间商,从澳洲向中国出口矿产及肉类。


甲子光年尚无法核实这家公司是否曾从事机器视觉技术开发。


Helmsman背后的澳华国际集团更值得研究。


澳华国际集团下有众多公司,其业务极其多元,包括乳制品、医疗器械、证券投资、国际贸易、国际教育及移民留学。这些业务多为中间商业务:或将澳洲产品引入中国,或满足中国资本、人员流向澳洲的需求。

     

澳华国际集团官网上展示的集团框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