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灵异故事:不要开天眼
发布时间:2019-08-05
 

“叔叔”,袁硕丰扯着袁茂武的袖子不依不饶地纠缠道,“您答应过我的,过了十七岁生日就给我开天眼,说话不算话,我以后不叫你叔叔了!”

袁茂武实在被他磨得心头火起,一甩袖子抖开他的手,黑着脸吼道:“不叫叔叔叫什么?!嗯?!硕丰你越来越不象话了,难道你想叫我大哥?”

“大哥——”袁硕丰果然捏着鼻子怪腔怪调地冲着他叫起来,袁茂武随手抄起一把扫帚朝他就抡,袁硕丰早已有所防备,没等他举起扫帚,撒丫子跑得比兔子还快。袁茂武也只是吓唬他而已,并没有真的想揍他。袁家传至这代只有袁硕丰一根独苗儿,当叔叔的疼还疼不过来,怎么舍得碰他一手指?爹妈更是溺爱有加,把他当成掌上明珠,别说打连骂几句都舍不得。

在全家族宠爱之下,袁硕丰理所当然成了袁家的小皇帝,说一不二,什么无理要求都会得到满足。可是他从小到大只有一个愿望没有得到满足,那就是开天眼。据说袁硕丰爷爷的爷爷看过袁氏家谱,称袁家是唐代风水大师袁天罡的后代。只可惜家谱并没传下来,听说文革时期被烧掉了。袁硕丰一心想效仿老祖宗成为奇幻小说中的奇侠术士,爸爸袁茂文是个化学教师,对家学渊源不感兴趣,所以硕丰只能把成就梦想的希望寄托在修道多年终身未娶的叔叔袁茂武身上。

从上学识字时起,十年间,袁硕丰翻找资料查阅了所有关于袁天罡的历史记载,包括正史和野史,对自己这位老祖宗佩服得五体投地,渴望着有朝一日光宗耀祖。他看到叔叔经常为人看风水、做法事、相面、和婚,羡慕得无以复加,就缠着袁茂武教他本领。然而别的事情叔叔都会答应他,可唯独这件事始终不肯点头。最后有一次被他磨得受不了,勉强答应等他年满十七岁时帮他开天眼,让他看一看灵异世界,袁硕丰这才作罢。

盼星星盼月亮,十七岁生日终于盼到了,可叔叔竟然自食其言,出尔反尔。袁硕丰越想越来气,跑去找一向最最惯着他的妈妈。

“茂武,你答应过硕丰的事情总得做到啊,不然失信于小孩子,往后做长辈的威信就没有了啊。”袁茂武看了看躲在妈妈身后正对他做鬼脸的袁硕丰,感觉好无语。

“你决定了?不后悔?”袁茂武回头无奈地白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侄子,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记住,不管一会儿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

此时已经夜半时分,清冷的街头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了。袁茂武从怀里掏出两片柳树叶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颜色比柳树叶深得多,看上去黑乎乎的,仿佛用黑墨水浸泡过。袁硕丰毫不迟疑地点点头,接过柳叶,按照袁茂武的吩咐放在自己两道眉毛下面擦了擦,担心力度不够,又多擦了几下。

睁开双眼四处观瞧,嘿,还真灵验,他立即看到有个人向这边走来,弓腰驼背,步履蹒跚。越来越近,他看到对方满面皱纹,头发花白,跟普通老年人并无二样,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鬼。

“叔叔,我看到了,一只老鬼!”他手舞足蹈地兴奋地大叫起来。

“呸,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谁是老鬼?”迎面走来的老人闻听气得满脸通红,一阵剧咳不止,喷了袁硕丰一脸唾沫星子:“咳咳……”原来这是一位上了年纪夜里睡不着起来溜弯儿的老爷子。袁茂武紧忙上前陪礼道歉,好说歹说才把人家劝走。

“他不是鬼呀?”袁硕丰知道闯了祸,吐了吐舌头。

“哪有你这样的混小子,见人就叫鬼?鬼是没有影子的,你看看他。再说真的看到鬼,你也不能大嚷大叫的,不想引火烧身的话,乖乖的闭上嘴巴!”袁茂武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得胃肠直拧劲儿。

“好吧,我闭嘴。”看叔叔真的动了气,袁硕丰还是有点怕的。感觉叔叔轻轻扯了自己一下,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远处的街角出现了一个女人,头发长长的看不清面孔,走得很慢很慢。袁硕丰这次学乖了,几乎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向那女人身后的地面望去,没有影子。再仔细看她的双脚,根本不是在走,而是在飘!这个,才真的是鬼!

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在面前经过,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距离近了,借着惨白的月色,袁硕丰终于看清楚了,长发半掩的脸竟然没有五官,好象一张白纸平铺在面部。“啊——”袁硕丰不禁吓出一身的冷汗,虽然袁茂武赶紧捂住他的嘴,可还是迟了点儿,那个女鬼停了脚步,缓缓地转过了头:“你们,能看到我?”嗓音冰冷而空洞,有如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但是听起来却又那么的清晰。

袁硕丰闭上眼睛拼命摇着头,感觉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气温也在急剧下降。尽管现在正是酷暑天气,全身毛孔却寒意森森,凉气刺骨,仿佛来到了北极的冰天雪地。他想跑,两只脚却牢牢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分明感到那个无面目无表情的女鬼正向这边飘移过来,用手撩起自己的长发并且撕下了白纸一样的平板面皮,露出了里面血肉模糊的狰狞面孔!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火光四起,他猛地睁开眼睛,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恐怖景象全部消失了。袁茂武不知何时穿上了一袭道衣,前后心处的太极图案正在熠熠放光,手里捏着一柄桃木剑,剑尖上挑着的符纸还在冒着丝丝缕缕的青烟,而那个女鬼已不知去向。“硕丰,你没事吧?”袁茂武收了剑,拉着他的手关切地问。

原来刚才他们遇到的不是普通的鬼魂,而是一只因车祸横死的厉鬼,被肇事车辆辗过面部,整张脸都毁了,怨气甚重,不肯前去转世投胎,正巧遇到他们,受到惊扰起了害人恶念。念其死得可怜,袁茂武并未打散她的魂魄,只是暂时禁锢在原地,用符咒通知阴差前来拘走。

其实他们所看到的这只并不是最恐怖的,还有死状更惨的。听到这里,袁硕丰浑身打了个冷战,直求叔叔不要再讲了。

“阴差快到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宜。”袁茂武也不再说什么,拉起袁硕丰大步流星地往家奔去。后来硕丰从爸爸那里知道了叔叔不肯传授他法术的原因,因为他先天八字太弱难以镇压邪魔凶煞,不适合术士之行,否则性命堪忧。自此以后,他终于明白了叔叔的苦心,不再痴心妄想,安安份份地做一个普通人。

相关阅读